欢迎来到首席配音网! 收藏本站 配音热线:400-6888-495
旅游景点宣传片配音:在那遥远的地方
 发布时间:2013/04/22

配音网提供的旅游景点宣传片配音解说词希望能帮助大家写作解说词有一定的帮助,而旅游景点宣传片配音在配音网站中也经常出现。女声旅游景点配音比较合适,大部分的配音客户找女声给旅游景点录音。如以下的宣传片解说词:

旅游景点宣传片配音:在那遥远的地方
  公元前138年和公元前119年,张骞两次出使西域,开通了丝绸之路,为汉帝国统一西域打下了牢固的基础,加强了中原和边疆的联系,进一步沟通了东西方文明的交往。
  公元73年,又一个著名人物班超,来到张骞曾经之地,以自己的大智大勇使封闭65年的丝绸之路再度畅通。此后,他驻守该地17年,恢复了中原政权对西域的经营,使边疆和内地民族关系更加和谐。
  这个地方,就是喀什。
  逝者如斯,2000多年过去,张骞和班超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历史的烟尘之中,但是,越来越多的旅游者却来到他们建功立业之地,浏览观光,回味历史。喀什旅游业发展也由此备受瞩目,并由于特殊的发展特点和机制,被称之为“喀什模式”。
  喀什,我国边疆重镇。在古代,这里是多民族多族群生活之地,羌、匈奴、回鹘、蒙古等民族先后在此繁衍生息,沟通了世界文明,被学者誉为丝绸之路南北两道交会点、世界四大文化体系汇聚点、世界三大宗教碰撞点,为世界著名多元文明荟萃、聚集、交融宝地。目前,这里依旧为多民族聚居区,其中维吾尔族人口数量约占90%。因此,将喀什定位为西域精华恰如其实。
  喀什在发展民族文化旅游业之初,就明确主打“西域”品牌,将喀什形象定位为“丝路明珠,风情之都;西域精华,喀什噶尔”,宣传口号为“喀什旅游,世间独有”、“不到喀什,就不算到新疆”、“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到喀什,不知新疆之美”、“游新疆就要游南疆,到南疆就一定要到喀什”、“不到长城就不算好汉,不到喀什就不算到新疆,不到国际大巴扎就不算到喀什”,树立“西域明珠”形象,避开了形象遮蔽效应。
  与此相适应,旅游产品开发也主要突出“西域神韵”,重点凸显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深厚悠久的民族文化底蕴和多姿多彩的民俗风情,力图使游客走进历史,触摸风情,最大限度沉浸于久远历史、浓郁民族风情交织形成的迷幻之中。
  这,显然抓住了民族文化旅游的核心,凸显了竞争优势,在众多民族文化旅游目的地中格外醒目,有先声夺人之效。
  喀什的美,首先是自然景观瑰丽奇特。这里戈壁茫茫,沙海浩瀚,绿洲处处,胡杨挺拔,雄浑壮美,透出西域的沧桑、博大、粗犷和豪放,为沿海和其他地区居民罕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和“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诗句和意境为无数人所向往。针对发达国家和其他地区居民求奇心理,开发者采取自然景观模式,推出了卡拉库里湖一日游、胡杨林风光一日游、帕米尔高原风光二日游、达瓦昆沙漠一日游等线路,含有划船、骑马、骑骆驼、驾驶沙漠冲锋舟、烧烤等刺激性、参与性项目,深受欢迎。
  喀什的美,更表现为民俗风情。这里是以维吾尔族为主体的多民族聚居区,民族风情淳朴浓郁,自古就以“歌舞之乡”、“玉石之乡”、“美食之乡”、“丝绸之乡”、“瓜果之乡”美名传遍世界,民俗文化旅游资源对外界具有强大吸引力。喀什采取民族风情模式,推出艺人街、大巴扎,允许游客进行“家访”,直接和居民交流互动,深层次领略文化内涵。那可爱的小孩,那弯弯曲曲的小道,那和蔼可亲的老人,那饱经沧桑的石砖,那连为一体的建筑,那节奏欢快的音乐,无不折射着喀什的奇异和魅力。如此,游客可在行走、品尝、观看、聆听中肆意享受风情、感受喀什,陶醉在浓郁的西域文化中。
  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喀什拥有众多古建筑、古遗址,对游客具有无法抗拒的诱惑。为展示历史,喀什推出千年古城、高台民居、香妃墓、艾提尕尔清真寺等,使旅游者通过聆听讲解和亲身浏览走进喀什神秘的历史。其中,千年古城属中世纪生土建筑城市的活化石和维吾尔建筑艺术的集大成者,是中国唯一的以伊斯兰文化为特色的迷宫式城市街区,以精巧布局、密度极高、能够抗震等特点闻名世界,目前成为旅游名片,吸引无数游客前来观赏、拍照。
  近年来,西北地区掀起节会旅游热,出现环青海湖国际自行车赛、吐鲁番葡萄节等节事活动,对喀什形成一定压力和挑战,分流了部分客流。喀什积极应对,在以上几大模式取得成功的基础上,也采取节会模式,经过精心策划,举办“喀交会”和“喀什噶尔国际旅游文化节”等节会,力求通过活动举办全面展示喀什形象。
  实践证明,这一新举措新模式同样强力引爆了喀什旅游业,参加客商赚了个钱袋饱满,媒体则进行了密集式报道,在网络上掀起了不小轰动,提升了喀什对外知名度和吸引力,同时也丰富了新疆民族文化旅游品牌。
  在深入推进“西部大开发”的背景下,国家把喀什设为中国第六个经济特区,决定举全国之力消除区域差距,实现统筹发展。为把喀什打造为“西部重要的国际国内旅游目的地”,使产业转型升级,喀什及时实施内涵式发展模式,努力实现产品升级。开发决策者拟投资30亿元,用3-5年时间,打造出7大景区,把“香妃故园景区”和“艾提尕民俗文化景区”、“班超纪念公园”建设成为5A级景区。其中,香妃墓景区改称“香妃园”并增加配套设施,因部分外地游客群体对参观墓穴有所忌惮;喀什是我国连接中亚、西亚、南亚和欧洲大陆的黄金通道,曾经“货如云屯,人如蜂聚”,属于我国西部最早的国际商埠,有“东方开罗”之美誉,目前喀什和八个国家毗邻,有“五口通八国,一路连欧亚”之区位优势,因此喀什决定将东门大巴扎改为“喀什国际大巴扎”,以强力彰显其国际商埠地位,再现昔日国际商贸大都会气象;昆仑山,又称昆仑虚、中国第一神山、万祖之山、昆仑丘或玉山,为亚洲中部大山系,在我国文化史上具有很高地位,其开发也不再局限于自然观光,而是结合神话祖庭的特殊地位和独特生态文化资源,打造养生、康体、休闲、保健等新型文化产品,以满足市场新的需求。
  旅游文化内核和主题的升级也开始被纳入视野。自秦汉以来,中国就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各民族平等、团结、互助、和谐是民族关系的主流。喀什则是一个缩影,汉族离不开少数民族,少数民族离不开汉族,各少数民族之间也相互离不开,各族人民一起为国家繁荣谱写了光辉篇章,印证了“三个离不开思想”的重要性和准确性。在新时期新阶段,喀什旅游开始承载这一政治主题,在景区开发和解说系统中突出“和谐”和“团结”元素。如在香妃园区,导游不再单纯讲解丧葬传奇系列、宗教斗争传奇系列、香妃传奇系列,而是重点讲解香妃、“维吾尔八爵”、苏黛香等人物对喀什民族关系和国家利益维护方面做出的贡献,并对历史上进行民族分裂和破坏国家统一的相关人事进行分析和谴责,发人深思。
  在班超纪念公园,导游也在讲解中突出边疆地区历史人物的伟大贡献,突显边疆安定、民族团结、祖国统一的历史和时代主题。
  喀什模式是成功的,带动了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统计数据显示,仅2011年,来喀什旅游人数达到315万人次,旅游总收入13.5亿元,分别增长26%和33.66%,海外旅游人数7.84万人,增长率为56.37%。
  喀什这座旅游城市也是成功的。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国家旅游局指导下,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网站发起“2010中国城市榜——全球网民推荐的中国旅游城市”网络评选活动,7个月内,经过“征集”、“入围”、“50晋20”和“20晋10”等阶段的激烈角逐,喀什和西安、丽江、哈尔滨、杭州、黄山、济南、喀什、洛阳、三亚、苏州共同成为荣获“最中国旅游城市”称号。2012年,由国际旅游投资协会举办的2011年度首届中国旅游投资奖评奖活动中,喀什在广东惠州、西藏拉萨、安徽芜湖和湖南张家界五大提名城市中脱颖而出,和安徽芜湖一起荣获“中国最具投资潜力的城市”奖。
  作为后发展旅游区,喀什面临新的市场竞争和时代环境,需要完善自己的发展模式。除了解放思想、吸引投资、培养人才、改善交通、加强区域合作,喀什需要处理好资源保护和深度开发的关系,不但要展示维吾尔族文化,也要展示塔吉克等民族文化;不但要挖掘民族风情,也要展示历史文化,防止资源被闲置。
  旅游人才资源匮乏和结构不合理,是我国民族旅游业发展面临的突出问题。喀什自然不能例外,需要强化旅游人才体系建设,不但要增加人才数量,更要提升质量,使其担当文化交流和传播主流价值观的中介。
  近年来,我国西部边疆地区地缘安全环境发生深刻变化,“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构成的“三股势力”有所抬头,相互勾结,同流合污,内外联动,在喀什多次制造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严重危害社会安定和民族团结,对民族文化旅游业发展造成严重影响。旅游安全事件的多发,需要喀什从国家安全战略角度及时构建危机应对机制,打击和违法犯罪行为,披露安全信息,做好安全预警,进行安全演习,加强国际合作,进行科学和如实报道与宣传,及时消除突发事件带来的不利影响;同时,依靠民族和地域文化差异性,将旅游业作为援疆战略,促进不同文化持有者之间的互动,消除文化偏见和文化隔阂,构建国家安全屏障。
  喀什,一个令人梦牵魂绕的地方,它的昨天令人遐想!
  喀什,一个充满发展潜力的地方,它的明天必将辉煌!
  甘南篇
  甘肃甘南,全国10大藏族自治州之一,地处甘青川藏交界地带,是黄土高原和青藏高原过渡地带,属汉藏文化结合部,近年旅游业发展迅猛,被誉为“‘让生命感受自由’的世界50个户外天堂”、“中国最具民族特色旅游目的地”等。
  20世纪看甘肃旅游去敦煌,21世纪看甘肃旅游去甘南。这已经是外地游客和甘肃居民的共识。
  一个不发达的民族地区,旅游业何以在短期内迅速崛起并被称为“甘南现象”、“甘南模式”?其模式形成的条件和内部要素是什么?又存在哪些问题需要加以优化呢?
  甘南模式的形成依赖于自身具备的独特区位优势、资源优势和市场环境变化。
  历史上,甘南是丝绸之路、唐蕃古道重要节点,自古客流如云,物流如织;目前,它位于甘肃丝绸之路旅游南部黄金线,也是通往九寨沟的必经之地和中转站,和兰州、西安、银川、西宁等大城市毗邻,终年商旅川流不息,发展旅游业的区位条件十分优越。
  资源禀赋方面,这里保留了众多原始奇特品味绝佳的旅游资源。历史上,它属于多民族聚居区和多元文化汇聚区,汉代归属西羌,晋朝时期为吐谷浑所治,隋唐时期由吐蕃管辖,宋时为唃厮啰政权统治,目前居住有藏、汉、回、撒拉、蒙古、裕固、东乡、保安等多个民族,民族和历史文化底蕴非常深厚。而国家“非均衡发展模式”的实施使资源保存相对完整,原生性强,藏传佛教文化、自然景色、民俗风情和红色遗址类别众多,拉卜楞寺、郎木寺、桑科草原、甘加八角城堡遗址、莲花山花儿会、万人拔河赛、香浪节等对中外旅游者具有较强吸引力。
  市场需求的变化也对甘南极其有利。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国际局势相对缓和,各国致力于发展科技和经济,和平、发展和合作代替战争和对抗成为世界主题,各国各地区经济得到普遍发展,使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加,外出旅游成为潮流;30多年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建设,中国综合实力显著增强,加之假日制度的改革,使国内居民旅游消费成为可能,外出旅游再也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市场经济条件下,居民生活和工作压力增大,渴望身心得到放松,而民族地区独特生态和原真性民俗文化有助实现这一诉求。
  顺应时代趋势,甘南州政府开始发挥主导作用和职能,主动出击,科学促销,加大旅游宣传以吸引游客前来。除制作精美宣传材料和广告书,用中外文改版甘南旅游政务网,邀请著名作家、表演艺术家前来采访拍摄,还在兰州市等主要客源地设置醒目大型广告牌,聘请兰州大学等国内知名科研学术机构和学者设计旅游标识系统,举办各类高级会议,提高了九色甘南香巴拉旅游的知名度。
  在市场利益的驱动下,社区的积极性得到激发,居民纷纷以资本、技术、劳动力、土地等要素积极参与,方式灵活多样——或者开办家庭旅馆,接待各地游客;或经销本地商品,出售药材、茶叶、礼品、洮砚、食品、服饰等高原土特产和珍贵旅游纪念品;或提供餐饮等服务,生意特别火爆;或成立马队,提供马匹服务,供旅游者在景区内骑乘游玩,可谓独出心裁,花样翻新。
  丽莎就是其中的一位代表,她原为下岗职工,以经营小吃店为主要生计,后开办“丽莎咖啡屋”,接待各地游客。目前,“丽莎咖啡屋”已经国际知名,在国外旅游大词典中可以找到相关记载。咖啡屋的墙壁上,贴满了世界各地游客的钱币,成为一道新的文化景观吸引游客前去观看。
  寺院也加入了市场经营活动。拉卜楞寺,世界著名藏学府,1978年以后逐步开放,在寺院管理委员会中增加“旅游部”,专门负责旅游开发,选拔部分喇嘛向游客讲解寺院历史和文化。目前,喇嘛导游共有17位,其中外语导游2位,均曾经留学印度。
  舟曲籍喇嘛塔木克就是其中一位,早年在本地修行,后赴山西、浙江等地学习,现来到寺院,通过导游选拔考试后成为一名寺院喇嘛导游,接待游客。
  为提高导游服务质量,寺院委托甘肃省藏学研究中心编写了导游词,联系甘肃省佛学院培训导游,组织导游外出学习。
  喇嘛导游本身是一种稀缺资源和景观,是藏文化的载体,它的出现提高了寺院吸引力,游客颇感神秘和好奇,也对其总体表现给予肯定。
  但是,拉卜楞寺没有单纯以经济利益为目标函数,认为寺院是修身养性、传播文化的场所,因此理性选择了和少林寺截然不同的发展模式,没有采取完全市场化模式,仅开放部分寺院,同时保持院落原生态特征,不用水泥和石板硬化环境,认为水泥等建筑物障碍和隔断了大自然与人体的信息沟通,是违背佛教理念的。
  在市场驱动、政府主导和经济学理论指导下,甘南旅游发展努力实现梯度转移。梯度转移理论认为,欠发达地区不易采取“大推动模式”,同时开发所有地区,经济发展应首先发源于经济繁荣、交通便捷、信息发达的高梯度地区尤其是大城市,尔后逐渐向不发达低梯度地区转移,从而逐步缩小差距,共同发展。甘南旅游业发展也采取了此种模式,在开发之初,采取“增长极”模式,首先开发条件较好的夏河县,推出桑科草原、拉卜楞寺、商业一条街等景点,尔后逐渐向临谭县、碌曲县等过渡,推出冶力关、郎木寺、则岔石林等景点,出现了多个“增长点”,使旅游空间结构模式得到了优化。
  短短30多年弹指一挥,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微不足道,但甘南却由于民族文化旅游业驱动而发展效应非常明显,发展态势格外强劲,旧貌换新颜。
  文旅互动使文化事业得到发展。
  在夏河县,甘肃省藏学研究所就拉卜楞文化社会等展开深入研究,编辑出版《安多研究》,搜集了大量珍贵资料,完成专著和国家重点课题多项,总字数达约830万字;主编、校订、出版藏文佛学典籍30多部,总字数约500万字。
  夏河县文化馆成立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开展文物普查和文化遗产整理,确定了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使濒危文化得到保护。
  夏河县还积极保护和恢复藏民族传统建筑文化特色,县政府明文规定各类建筑必须体现民族风格,原来修建的平顶楼顶须改为宫殿式、廊檐式、庙宇式,外墙须涂饰上窄下宽梯形黑色牛头窗套。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希热布大师,也应邀来到夏河,投资建起摩尼宝唐卡展览中心,宣传和传授藏文化唐卡艺术。目前,已有100多人在此学习过唐卡绘画艺术,包括一位英籍华人少年。这些唐卡艺术爱好者和学习者拜师学艺学有所成后,又通过招收学员和绘画交流等形式,进一步传承藏文化,扩大了藏文化的影响力。
  旅游不但增加了居民收入,也使城市化进程得到加快。拉卜楞旅游区变化最具代表性,文化旅游开发后,街道两边高楼大厦大量出现,各类专卖店沿街分布,酒店、餐馆、话吧、酒吧、网吧和藏式茶吧、休闲会所拔地而起,新式宾馆、招待所和旅社随处可见,商业性建筑的悄然崛起使以往土木结构的藏式平顶房再也难觅。
  迅速升温的民族文化旅游使宗教世俗化趋势得到加强。寺院在开发之前属宗教圣地和禁地,现在游客凭一张40元钱购买的门票,就可直接进入寺院观光浏览,拍照留念;若逢假日或旅游旺季,寺院内更是游人如织,摩肩接踵。寺院外则停放着各地来的旅行车、小车、出租车,以往神圣神秘和庄严肃穆的氛围早已荡然无存。
  旅游发展使居民宗教热情减弱,来寺院行走、吟诵六字真言、烧香、佛前供灯、磕长头、转经轮、转佛塔者多为喇嘛、老人和牧民,并且目的也并非单纯寻求来世的幸福和安宁,更多的则是是为了现实幸福,或者强生健体,或者忘却暂时的烦恼,或者干脆就是随随大流,玩个好奇、凑个热闹罢了。
  总之,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神圣的帷幕已经跌落。
  为进一步提升品牌效应,游客和社区居民建议旅游区应该根据市场需求和效应感知,加强文化互动,打造精品。
  旅游发展中的文化保护形势严峻,不容乐观。如本地政府和文化部门为完善基础设施建设,正策划建设接待中心,但是大面积、密集型的钢筋混凝土建筑却明显破坏了文化生态空间,阻碍了游客视线,属于破坏性开发。
  学者和有识之士则呼吁共同挖掘旅游文化内涵,提升旅游品质。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甘南又迎来了新的游客,新的气象必将在这轮换中到来!
  银川篇
  在西部民族文化旅游发展中,有一个城市以“神奇塞北”之称吸引了八方游客。
  它,就是宁夏银川。
  银川,宁夏回族自治区省会,位于黄河上游沿岸,在西部民族地区省会城市中,无论是所占面积或人口数量,银川都与“大”无缘,但是,它在民族文化旅游发展中却小巧玲珑,“一枝独秀”,令人刮目相看。
  “银川模式”与众不同。
  银川首先对区域特色文化资源进行了整合开发。其一是西夏文化。西夏为党项族所建立政权,由党项族首领李元昊于公元1038创建,前后延续约三百年,前期与北宋、辽平分秋色,中后期与南宋、金鼎足而立,三分天下有其一,雄据西北两百年,后被蒙古成吉思汗所灭,都城兴庆府被毁,居民遭到屠杀,文字消失,民族消亡,仅留下西夏碑、西夏文字、西夏王陵和无尽传奇供后人遐思和研究。银川现开发开放了西夏文化博物馆、西夏史话艺术馆、西夏碑林、三号陵实地,供游客参观,以了解它昔日的辉煌和对国家统一所作贡献,追寻那段富有传奇和神秘的历史。其二是回族文化。回族信仰伊斯兰教,善于经商,散居全国,其中宁夏为最大聚居区。目前,银川拟把银川打造成全国最大的清真产业集散地、特色鲜明的世界穆斯林文化展示地、面向穆斯林世界的国际旅游目的地,修建了回乡文化园,连续多次举办中国银川清真美食文化节,同时积极展示回族服饰、回族歌舞等文化,取得一定成绩。其三为游牧民族文化。贺兰山等区域为游牧民族生活和迁移经过之地,贺兰山岩画就是历史见证;兵沟遗址被称为古代地道战的“活标本”,保存有大量古代武器和生活设施,游客可以通过参观了解古代边疆民族地区的军事防御体系和艰苦边塞生活,为戍边者的军事指挥所折服。“天下黄河富宁夏”,黄河缓缓流淌过历史,也流淌过银川,流淌过世人的梦境,银川人尽情释放着灵感,很好挖掘了黄河文化、沙漠文化等自然山水文化,享受着这条母亲河带来的无尽欢悦、舒适,也使旅游者领略了它的无限魅力和博大胸怀。
  银川特别重视旅游形象的设计和塑造,提出了“神奇塞北,回族之乡,西夏古都”的形象定位。所谓旅游文化形象,指的是目的地给游客的总体印象,它对游客产生出游行为有一定影响。在西北地区,沙漠、绿洲、黄河、高山、森林、田园并非独占性资源,甘肃、青海、内蒙古、新疆都有分布,但是能够把这些聚合在一起的则只有宁夏银川,因此它显得格外神奇,兼具北方雄浑和南方秀丽,对周边游客和发达地区游客都具有很强诱惑力。同时,它还是中国唯一回乡和西夏建都之地,穆斯林文化和西夏文化在世界上具有非凡感召力。这样的定位无疑是准确的,也是成功的。
  在西部地区,发展影视产业尚未形成共识,然而银川却早已迈出坚实的一步。西部影视城所在区域,历史上为边塞城堡,后荒芜,著名作家张贤亮在偶然中发现其价值,开发为影视城,目前已经拍摄《红高梁》、《牧马人》、《大话西游》等多部电影,以摄制影片之多、升起明星之多、获得国际国内影视大奖数量之多而被誉为“中国一绝”,成为“中国电影从这里走向世界”的影视基地,游人如潮,和浙江横店影视城等飞蜚声世界。新开发的4A级景区水洞沟,因为出土了三万多件石器和67件古动物化石以及记录见证了三万年前古人类的生存历史,被考古学界誉为“中国史前考古的发祥地”、“中西方文化交流的历史见证”,为全国文物保护的100处大遗址之一。为使游客体验历史,开发者利用现代声光电等高科技技术,在水洞沟遗址博物馆推出超大型模拟电影《梦回三万年》,形象复原和模拟再现了早期人类始祖在这里生活——地震灾害发生——迁移他乡的历史,整个开发思维、理念、运作模式和震撼效果在西部地区均处于领先地位。
  在外界的认知定势中,西北是荒凉的、冷寂的,风大,树少,五花,缺水,沙多。然而,走进银川,游客就会立刻改变先前错误的观念,并为自己认识事物存在先前先入为主的思维模式而发出感慨。银川在环境建设和生态改善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树木葱茏,鲜花盛开,空气清新,道路畅通,湖泊众多,民族和谐,彻底颠覆了传统认知。沙湖,年接待游客量达60万人次,为国家首批5A级景区和“中国十大魅力休闲旅游湖泊”之一,但在开发前却为城市垃圾堆积之地,一片恶臭,后政府严禁填湖、污染行为,很快成为5A级旅游景区,沙漠、芦苇、湖水、飞鸟、游船浑然合一,具江南水乡之秀美,兼北方大漠之壮美,被联合国授予“全球环保500佳”荣誉称号,使无数游览者流连忘返,和武汉沙湖遭到垃圾围困和环境污染而濒临消亡的境遇有天壤之别。目前,银川“天蓝,地绿,水清,居安”,先后获得全国卫生城市、全国宜居城市、全国环保模范城市、“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中国十大幸福城市”、“中国优秀生态旅游城市”、园林城市。
  20世纪,休闲逐渐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人们渴望通过休闲缓解工作和竞争带来的各类压力,从心灵上彻底放松自己,赋予生命新的活力。在休闲理念和趋势的引领下,休闲旅游渐成时尚。银川根据居民休闲需要和我国国民休闲计划,于2009年初出台《关于加快建设运动休闲城市的意见》,打造运动闲基地,完善休闲设施,建设休闲场所,保障休闲时间,增加休闲旅游项目,获得十大休闲城市称号,努力实现民族文化旅游由观光型向休闲度假型转变,形成了多元业态并存与和谐发展的产业格局。
  空间格局方面,银川构筑贺兰山东麓旅游带、黄河金岸旅游带、都市休闲旅游带、宁东—灵武旅游区、回族穆斯林文化旅游中心,形成“三带、一区、一中心”新格局,通过韩美林艺术馆、西夏博物馆迁建、水洞沟古人类遗址博物馆装修布展等项目建设,提升了旅游品质。
  旅游形象的转型也非常成功。在“塞上江南,西夏古都,神奇银川”得到外界普遍认知的情况下,为防止形象老化,银川以雄浑贺兰、七十二连湖等为载体,构筑了“多彩银川”的旅游新形象,使游客眼前一亮,心有所动,身有行动,产生到银川一游的强烈动机。
  银川模式促进民族经济和区域经济的发展,促进了枸杞产业发展,枸杞种植面积扩大,枸杞产品走向多元化发展,养生保健、休闲食品出现,带动枸杞价格连年保持稳中有升态势,种植户收入不断增加,使枸杞品牌出现,实现了宁夏跨越式发展。为此,吴邦国委员长于2005年亲临宁夏时题词“中国枸杞之乡”。
  文化发展有目共睹。仅西部影视城,在转型为“北方小镇”的过程中,就吸纳和聚集一批文化传承人进入,使剪纸等部分北方地区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保护和传承。
  在游客眼中,银川大不同,值得一游。
  当然,务虚讳言,银川民族文化旅游业依旧存在很多问题和制约,需要在发展中进行优化。
  交通设施是一大“瓶颈”。景区之间缺少交通工具,游客出游十分不便;部分景区如通往贺兰山岩画景区的路段起伏不平,游客难以接受,牢骚满腹,直接降低了满意度。需要在发展中加大投资,加以规划,在政府给予适度补贴的基础上按照市场化模式逐步解决。
  由于门票价格高,银川旅游六大要素体系中,“游览”所占比重最大,吃饭、住宿、购物等消费偏低。门票经济模式已难适应现实发展趋势,需要拉长产业消费链条,改变现有收入结构,以游览等要素带动相关旅游消费。
  景区之间的过度竞争也需要降温。由于沙漠、黄河、绿洲属于特色资源,众多景区都主打以上品牌,造成产品同质性很强,导致景区竞争极大,浪费了资源,也影响了资源的整合开发效应。
  “酒香还需勤吆喝、巧吆喝”。新时期,有开发无促销不利于资源的利用和配置,但若仅仅采取简单的“一揽子”促销模式却也收效甚微。而银川旅游促销有气无力,有力无势,存在误区:作为省会城市,银川在外地的知名度不高,许多外地游客不知道银川在哪里,相当一部分人认为银川在甘肃兰州,甚至认为兰州就是银川;对新开发的景区缺少宣传,如新近开发的水洞沟遗址虽然属于4A级旅游景区,但是近在咫尺的甘肃游客却很少听说,他们耳熟能详的仅是沙湖、沙坡头;宣传中缺少市场细分理念,不注意受众的个性需求,导致效果大打折扣;促销中各个主体各自为阵,单独展示,成本很大。因此,需要采取协作营销,联合进行旅游宣传;同时实施精准战略模式,根据不同客源地需求和偏好采取不同促销模式。
  民族文化旅游业的发展归宿应该是使社区和原居民权利和权益受到保障,充分享受发展带来的实惠,其能否实现的关键环节是使居民参与其中。但是,由于众多因素限制,社区参与度不高。今后需要千方百计构建参与机制,在保护文化的同时提高居民参与率,切实依靠旅游发展改善民生状况。
  文化是旅游的灵魂。由于缺少资金、开发方式粗放,部分自然和文化遗产遭到各类破坏,对可持续发展极为不利。需要切实转换开发理念,走集约式经营模式,对遗产加强保护,部分景区实行限制流量模式,从而走旅游和遗产保护双赢之路。
  银川模式,是西北乃至中国发展民族文化旅游业的成功实践,它将和喀什模式、甘南模式、丽江模式等一起,丰富学术界研究和认知,对其他地区发展具有启发和借鉴价值。
  我们有理由坚信,银川模式的未来将更受世人瞩目。

以上文案又酷音网搜集整理并非有侵权之意,如有冒犯请来电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配音联系电话:4006888495


转帖分享:
 
咨询热线:400-6888-495
我对网站有意见或建议,跟我们说说

普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0032458号   
网警备案:50010302000369 |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两路口新干线大厦1107号 免费咨询:400-6888-495 客服QQ:4006888495
|